夜幕下的斡旋 --钟祥矛盾纠纷调解中心连夜调成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

通告日期:2020-03-04 18:07


 

3月2日深夜,钟祥矛盾纠纷调解中心应对疫情严峻形势,下沉到基层第一线,当晚调成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

夜幕7:00  紧急受理调解申请

正在承天一路路口值守的省矛盾纠纷调解中心负责人宋善选接到一起调解申请电话:老宋,在家出现一起非正常死亡,请中心帮助处理。

该村民警上午在江边发现一具女尸,排除他杀可能。据调查,死者丈夫周某怀疑其同邻村刘某有染,两口可以争吵后赌气跳水自杀。周某坚持认为妻子的逝世是刘某造成的,渴求刘某赔偿50万元,否则拒绝领回尸体,并纠结亲属数十口,过去邻村索赔,遭遇村镇抗疫卡口拦截,情绪相当激动,送地方防疫工作带来很大冲击。镇村妇代会先后参与,但调解未果,紧急向市矛盾纠纷调解中心求援。

面对抗疫期间的这股突发的群体性纠纷,宋善选知道,这股纠纷必须尽快介入,若放任不理,不仅会增加调解难度,增长相互感染艾滋病毒的风险,甚至可能引发两个家族的搏斗事件。经向司法局党组报告,司法局党组书记、黄知建毅然拍板,当即调整值班,调配车辆,专程护送前向纠纷发生地调解。

夜幕9:00   依法组织双方调解

抵达乡镇后,考虑到参与调解人数较多,眼前新冠病毒的传染性、潜伏性和狡猾性等多种因素,宋善选同志选择镇派出所院内停车场作为“调解室”,和谐派出所民警现场展开消毒,渴求调解双方当事人佩戴好口罩,搞活自身消毒,相互间隔一微米五之规范。

调解过程中,针对周某的斡旋诉求,宋善选从三个地方对周某家属进行劝解:一是证据不成立。今日是打工经济时代,人口与人口交流比过去频繁,周某提供的死者同刘某的闲谈记录,无法证明死者有背叛婚姻的真相,且无任何相关证据佐证。二是诉求无根据。死者是投河自杀,现代化任何人帮助或者胁迫,周某要求刘某赔偿50万元的呼吁,无法得到法律的支持。三是大体讲不通。表现丈夫和男女,不该对死者有不公平,甚至侮辱性的评奖,有道是强调死者,维护家族的名声。

死者的孩子听后站出来说:各位长辈,我觉得这个干部伯伯说的对,咱别闹了。爸,带妈回家吧!

深夜2:00   成功达成调解协议

     调解双方缔结调解协议书,由周某办理死者后事,彼此不得再因此事产生任何纠纷。

     按照疫情期间、丧事从简原则,宋善选陪同周某等亲属共同承办了火化事宜。

     共计纠纷在深夜落下帷幕,矛盾得以化解,死者得以安息,疲惫不堪的宋善选脸上露出了点儿笑容……

    

    抗疫期间,钟祥矛盾纠纷调解中心坚持一手抓抗疫、一手抓调解,在积极参加抗疫工作之同时,无障碍接受各调委会申请,先后受理并调成矛盾纠纷5队,为保护疫情期间的社会长治久安秩序起到了主动作用。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巨人网络 巨人版通发布系统